闲话日本江户明治时期女流棋士
Aranycsapat 4年前 2851


本文转载自微博@Aranycsapat,已获作者授权。



女流棋士,就是女棋手。女流棋士和一般的女子下棋不同,女流棋士,称为棋士,那必定是获得了段位,甚至是以围棋为职业,参加比赛的人。


若说女子下棋,无论中国、日本,甚至朝鲜,贵族女子将围棋作为一种消遣娱乐、陶冶情操的活动,都是非常常见的。棋魂当中,也有Sai回忆平安时期宫廷中的贵族女子下棋的情节。


然而“女流棋士”的开端,应该是在日本的江户时期。江户时期围棋是一种职业,带来不菲的经济收入,也带动了围棋的风潮。一些女子也投入了这样的风潮当中,她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获得了正式的段位。


据《坐隐谈丛》记载,第一位获得段位的女子是本因坊察元时期的横关伊保。横关伊保在1779年17岁时获得了初段。因此,横关伊保应该可以说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流棋士”了。横关伊保与号称“史上最强业余棋手”,以“快禅の大塗り”闻名的和尚小松快禅五段,在1778年对局的棋谱(横関伊保受二子),最后永久打挂。


横関伊保受二子vs小松快禅五段(打挂)


还有横関伊保13岁时与安冈周平的对局,仍然是受二子打挂,据林元美的【烂柯堂棋话】,安冈周平时当时小有名气的赌棋手。当时的抄本还记录了橫関伊保和当时一个在野的著名棋手服部太藏的对局。橫関伊保应当是女流棋士的先驱了。


到了十九世纪的上半叶,也就是本因坊元丈和安井知得交相辉映以及丈和一统棋界的文化,文政,天保年间,幕府围棋迎来第二个高潮。据幕末的【大日本囲碁姓名録】记载,在弘化三年的名单中,有7名有段位的女流棋士,比如二段的野口松,三段的丰田源等。


这些女流棋士大多是记名弟子,不是真正的内弟子,也就是只拿段位不真的拜师学艺的(因为只有四大门派才能发行段位证书),毕竟男女有别,让四大门派招收女子做内弟子,和男孩子们在部屋里、道场里每天同吃同住,还是超过了当时社会能接受的范围了。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说男性棋士的妻女。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安井门的安井鉚三段。她是八世安井知得仙知的女儿,九世安井俊哲的妹妹。她还是初段的时候,与井上幻庵因硕七段进行了一场受三子的对局,黑中盘胜。


安井鉚初段受三子 中盘胜 井上因硕七段


【歪个楼:这位和幻庵对弈的姑娘是当时江户远近闻名的美女,有“两国小町”(两国是当时江户的市中心级别的,小町就是地方上出众的美女)的美誉,她的哥哥俊哲更是棋坛出了名的风流帅哥,论脸论棋艺都是排的上当世top 10的】


但需要看出的是,这些女流棋士都停留在低段位。其原因非常简单。男性棋士们以下棋为生,他们努力升段可以从幕府领取俸禄,更有甚者可以享受御目见得,也就是下御城棋。而这些是当时的女子不可能想像的。更不要说当时的女子到了20岁必定要出嫁,之后相夫教子,再不可能如男棋手一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般钻研棋艺。在四大门派里面,她们不可能和男弟子一般修业,获得棋艺的上达。


但这种状况在明治年间获得了一些改变。


改变这一状况的是一个反潮流奇女子,名字叫林佐野。她的养父是林藤三郎,是四大门派之一的林门的外家。林藤三郎的父亲就是化政年间的那位风流才子反潮流英雄林元美。(忽然虎躯一震)林家的画风自从林元美之后就充满了反潮流,林佐野自然不例外。


16岁在林门入段的林佐野,在明治年间,毅然离开林门(当时秀荣把她的段位都吊销了),追随秀甫、中川龟三郎、小林铁次郎等九人,一起在神田神保町聚义,成为了方圆社的创始成员。作为低段(当时四段)的女流棋士林佐野能成为方圆社的创始成员,确实开风气之先。《围棋新报》中,有很多林佐野和方圆社的早期成员们的对局。


方圆社的诸多开风气之先的举措中,有一则就是招收女子作为塾生。明治年间,方圆社的塾生中有诸多女子,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林佐野的养女林文子。


林文子生于1875年,十岁左右成为方圆社的塾生。她的养母林佐野将她女扮男装,她和方圆社的其他弟子们一起参加社内的循环赛,在她离开方圆社之前,社内的战绩是52胜40负。她作为塾生的时候,和比她大一岁的田村保寿、义兄石井千治一同在方圆社修业,这十年左右修业的时光,让她日后能团结三派。


21岁时她获得三段,可是就在这时,她却退出了棋界。原因无他:她结婚了,与能乐喜多流的掌门喜多六平太,从此改名喜多文子。在明治时期,虽然女子可以像男子一样做塾生,但是,她们却无法把围棋作为职业。毕竟林佐野这样把一生都献给围棋的反潮流英雄实在是太少了。喜多文子21岁时退出棋界,和丈夫一起致力于复兴衰弱的能乐事业,直到11年后的1907年,已经32岁的喜多文子重回方圆社。这其中有她的丈夫喜多六平太的支持。


重回棋坛的喜多文子在坊社对抗赛中连赢五场(虽然因为棋份她基本都是受子),之后,在頭山満的支持下,她和已经变成了本因坊秀哉的田村保寿作了52番(!!!!!)棋(突然想要给秀哉点赞~~~),后来当时还在坊门的野泽竹朝也加入其中。喜多文子留下的棋谱最多的就是和秀哉的对局,她和秀哉的棋份一致维持在受二子。秀哉与她一起在方圆社修业,但是一别11年,田村保寿成了秀哉,而对于作为棋士的喜多文子,这11年却代表她即使回到棋坛,她最好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


喜多文子升到五段,在之前,从没有女流棋士获得这个段位,最后她的段位停留在六段。当时没有职业女子比赛,她的段位,与男棋手的段位是等量齐观的。明治大正年间的段位还没有水漫金山——喜多文子获得五段应当是在大正九年,在这个时间,像野泽竹朝、井上孝平这样的棋手,也只是五段而!!已!!(当年顾水如先生来到日本,受喜多文子二子,感到羞愧难当——真的,没什么好羞愧的,所谓羞愧,不过是因为对方是女子而存在的偏见罢。)喜多文子的功绩最大的就是在关东大地震后,为日本棋院的成立做出了巨大贡献。当时日本棋坛三足鼎立,三派矛盾颇多,但是喜多文子有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他与三派的顶尖棋士都有良好的关系,秀哉自不必说,她自己来自方圆社,裨圣会的濑越等人也是她在方圆社的旧友,她在六华会时也与各派的年轻人诸如小岸相交甚笃。喜多文子从中斡旋,为日本棋院的成立做出不可估量的贡献。故而吴清源先生说,喜多文子先生的胸像没有树立在日本棋院实在是让人遗憾。


大正昭和年间,随着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女流棋士出现在了棋坛。本因坊迹目小岸壮二的弟子增渊辰子就是其一,她参加了六华会,还给本因坊培养了一个本因坊呢!铃木为次郎的妻子铃木秀子,也是日本棋院的四段棋手。喜多文子专心培养女流棋士的后辈,在她门下,一批女流棋士成长起来,比如伊藤友惠、杉内寿子等等。随着女流棋士的增加,女子职业围棋终于能够建立起来。最终随着女流本因坊赛的设立,女流棋士从横関伊保开始经过了一百八十年的努力,终于真正的成为了以围棋为职业的职业棋士。

精彩评论
  • 6

    孔祥

    2018-02-06 16:06:39

    喜多文子还有一个重大贡献,就是悉心关照初来日本的天才吴清源先生,并成功做媒,让吴先生能安心研究棋艺。

  • 4

    张建军

    2018-02-06 18:56:43

    喜多文子,女中豪杰也!!!👍👍

  • 3

    梁朝晖

    2018-02-07 00:02:14

    【梁朝晖为本文打赏18豆】。

  • 3

    边雪松

    2018-02-06 18:35:59

    女人被压迫几千年终于翻身了,希望男士不要被压迫几午年!

  • 2

    杨子豪

    2018-02-07 17:37:27

    吉田夫人结婚前的名字更诡异

  • 1

    杨子豪

    2018-02-07 21:11:48

    是啊,笑的心脏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