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记录》1950.10-1952.1.10(一)
薛志春 2月前 1657

胡沛泉先生


本文作者薛志春老师前一系列的文章链接如下:


中国古代围棋对局时间考(一)

中国古代围棋对局时间考(二)

中国古代围棋对局时间考(三)

中国古代围棋对局时间考(四)

中国古代围棋对局时间考(五)

中国古代围棋对局时间考(六)



第一部分、《围棋记录》的简介


前年,笔者有幸收藏到一本解放初的围棋棋谱资料。


这是一本装订成册的油印棋谱,按页码到179页,其中缺1、78、79、80、81页。虽是装订成一册,且有页码,但其实是平均每二、三天写一页,随编随印随发的围棋简报。收藏者后来把它们装订成一册。页码是编印者刻上的,即编者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以后汇总时的顺序需要。中间第28页和46页以后夹订有手抄页16页,虽然有手写页码,但其中有1960年的棋谱,当是收藏者自己抄录的棋谱,与整本油印棋谱不相干。总计有棋谱近200局,另外间有简单的棋讯。


由于第1页缺失,这本油印棋谱的名字就需要考证一番。


第125页下方有以下文字:


“读者注意:最近常有人函询久未收到《围棋记录》原故。……”


因此《围棋记录》是这本油印棋谱的名字。随后查阅了《围棋词典》、赵之云的《围棋春秋》等书籍。大致得到如下信息。


一、《围棋记录》,简称《记录》。


二、《围棋记录》编辑者为胡沛泉先生。


三、赵之云的《围棋春秋》中记载,《围棋记录》是当时唯一的围棋杂志。开始于1950年10月,至1957年终止,大概刊载了500余期。


书中可见大量的胡沛泉的邮寄地址:“上海(27)梵皇渡路1575号圣约大学土木系胡沛泉”。第77页中的“国内棋讯”中有“胡沛泉先生将于7月底赴京,8月底返沪,故本记录须暂时停顿。”的记载。特别是第143页上刊载了张恒甫、胡沛泉两人升降十番棋的第一局,其中有一段编者注,明确的说明编者即是对局者胡沛泉。


三、四年来,张恒甫君曾与编者非正式对局数次,兹为确定双方相对棋力起见,乃作一升降十番棋之比赛。因历来对局皆是互先,故此次升降比赛亦自从互先开始。


这些都证明了这本资料的编辑就是胡沛泉先生。下图中还出现了遗似胡沛泉的签名,可见此资料的编辑者毫无疑问是胡沛泉先生。


1.jpg


胡沛泉先生,1920生于江苏省无锡市。9岁时就有“围棋神童”之誉。16岁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土木系,后赴美国深造。1948年回国,随后编写《围棋通讯》,同时开始了与过惕生、刘棣怀等人的升降番棋。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胡先生离开上海。1957年开始在西安西北工业大学任教授,至今,为我国的建设事业培养出了成批的业务骨干。先生于2019年2月19日在西安去世,享年一百岁。


《围棋记录》从第61页开始有“1951年6月19日写”的字样,以后每页右上角均有日期,到最后179页“1952年1月10日写”。


虽然笔者收集的《围棋记录》很不完整,原也想把所有的都收集完整再写文章。但《围棋记录》最开始印刷的时候,每期仅印七、八十份,后来虽然扩大了印数,每次也仅印二百份。由于当时围棋资料匮乏,所以大家争相订阅,偶有订阅不到之时,亦属常事。几十年过去了,想收集全面,恐遥遥无期。加之,没有对《围棋记录》专门的介绍,笔者不才,冒昧写下此文。借此表达对胡沛泉等老一代棋手的敬佩。当时,胡沛泉一人要收集棋谱。最开始的棋谱限于技术条件都是用坐标写成,所以胡沛泉还要自己编辑版面。前100页的《围棋记录》有64页是胡沛泉自己出资油印的,同时还要亲自邮寄给广大棋友。虽然后面有一些棋手和爱好者对其有所帮助,但大部分的事情还要胡先生亲力亲为,可见十分不易。如此能坚持七、八年的之久,为当时棋界留下了很多珍贵的记录,实在令人钦佩。



第二部分、建国初期的围棋比赛


…………(未完待续)

精彩评论
  • 2

    薛志春

    2019-03-24 12:19:15

    老师不敢当。冯兄既然问到,顺便说一下。书一定会出的,但还不知以什么方式来出。如果从找正式的出版社谈,出版社大半不会感兴趣。现正在先将棋谱正理完。然后找机会再说了。

  • 1

    冯斌

    2019-03-24 22:05:31

    这些文章不能在手机上匆匆地看,一定要有专门的时间仔细的看看。出书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一下,谢谢。

  • 1

    冯斌

    2019-03-24 10:38:37

    薛老师什么时候可以就这方面的历史出一本书?